夏日小说吧

夏日小说吧>嫡女为凰 > 第203章 又不是非要嫁人(第1页)

第203章 又不是非要嫁人(第1页)

屏风之隔的另一桌,女眷们齐刷刷停了筷子。嗖!嗖!嗖!叶宁语感受到了无数道注视着自己的目光,她放在桌下的左手掌心已渗出了一层细汗,而桌上的右手却缓缓拿起筷子,不疾不徐地夹了一口菜,旁若无人地放入嘴里。沉默的气氛并未维持多久,叶宁语抬起头看着众人。“你们怎么不吃了?”

江氏最先反应过来,立马招呼大家。“哦……吃菜吃菜。”

段氏也反应了过来,起身夹了一块鱼肉,放入叶宁语碗中。一位堂堂一品诰命夫人,一位当朝郡主,此刻都有些手足无措,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。妯娌二人对视一眼后,又觉得好笑不已,却是什么也没有显露出来。“曼青姐姐,你们不要走嘛,再住上几个月。”

这时,叶宁希拉着江曼青的手不肯松开,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。按照江家两姐妹的安排,三日后她们就要启程回剑南道了,这顿家宴说起来也是为她们姐妹二人提前送行的。“我们两个要是再赖着不走,父亲就要提着鞭子上门了。”

江曼青喝了一口酒,又给叶宁希的杯子里倒了一些。江氏缓缓开口,“虽然我也舍不得她们姐妹俩,可曼青的祖母要过寿,我也不敢拦着。曼青啊,你们姐妹二人的行礼早早收拾妥当,姑母再给你们备些东西,到时候一并带上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曼青点头,“多谢姑母。”

江氏又看向江琦美,“琦美,回去之后,代姑母和表姐向你们祖母祝个寿。”

江琦美闻言,抬头看着江氏。“姑母,你们今年不去给祖母过寿吗?”

叶宁语闻言也抬头看了自家母亲一眼,眼中莫名涌起了一股心疼。江氏的语气有些心酸,可又极力压制着情绪。“今年就不回了,明年再回吧。”

她这几句话说得十分轻巧,可在座之人都能听出来,江氏有很多顾虑。如今叶宁语姐弟二人都还在孝中,回去后免不得家里的寿宴又要将就着他们,就不热闹了。江氏一向孝顺,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母亲思念女儿和外孙,可……“给母亲的寿礼已经备好了,到时候我让人跟着你们的车队一并送回去。”

江氏又补了一句。“好。”

江琦美心中也颇觉酸涩,应了一声。这个话题说着说着就太过沉重,一是对于江家姐妹的不舍,二是勾起了江氏酸楚的心思。桌上的众人个个都如人精一样,一见气氛有异,大家便想着岔开话题。叶宁冬看了平日里话多的江曼青一眼,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。“曼青姐姐今日是怎么了,话这么少,有心事?”

叶宁希立马接话,“她哪里是什么心事,是舍不得。”

“曼青舍不得谁?”

一向不喜欢玩笑的叶宁语,此时也难得凑了一句,眸子中带着笑意。江曼青抬头,正好对上叶宁语的目光,只觉得表姐好像要把她看穿一样。“自然是舍不得我们咯?”

“我看是舍不得大伯母。”

叶宁秋和叶宁欢也少有地打趣了几句,众人说罢,纷纷看向江曼青。江曼青迎上突如其来的几道目光,一张嘴下意识变得结巴。“都……都舍不得,大伯母,段婶婶、孟婶婶,众位姐妹,还有阿珺阿舒,我谁也舍不得……”叶宁希皱起了眉头,“曼青姐姐,舍不得太多人,这份情就不珍贵了。我们就罢了,兄长们有什么好舍不得的?”

江曼青的脸顿时就红了,清了清嗓子,“嗯……那个……都是兄弟嘛,这次回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,自然舍不得。”

众人见江曼青说得倒有几分真切,也不再打趣,纷纷给江家姐妹二人夹菜,说些宽慰的话。叶宁语的目光微不可察地看了江曼青那翻红的耳根一眼,嘴角浮上一抹笑意。女眷这桌的气氛又恢复了一片和谐,吃着菜的叶宁冬忽然想起什么,看向江氏。“大伯母,今日我们同长姐去看辩论,长姐一身男子装扮,您不知道她从辩论台下来后,有多少姑娘的目光移不开眼,还有人当场给长姐递条子呢!”

江氏对于女儿的男装打扮也不诧异,以往她就知道女儿在军中便是这般形象,只是听到有姑娘青睐女儿,一时觉得好笑。“阿云今日也上台辩论了?”

叶宁冬着急了,“大伯母,您的重点不对呀!”

孟氏看了自家女儿一眼,嗔怪道。“怎么和你大伯母说话呢!”

段氏也在一旁笑起来。“我们阿云本就貌美,要是个男儿,不知会迷倒多少姑娘呢。”

“可惜长姐不是男子,否则我都想嫁给她。”

叶宁希凑到叶宁语身边,拽着她的胳膊,把头靠在她的肩上。段氏斜睨了女儿一眼,“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动不动就把嫁人挂在嘴边,以后嫁不出去我看你怎么办!”

叶宁语抬起脑袋,冲着段氏讨好地笑了笑,又将头埋回叶宁语的肩上。众人看到这一幕,又将取笑的矛头指向了叶宁希。“你这么粘着长姐,日后长姐出嫁了,我看你还靠谁!”

众人闻言,又是一阵哄堂大笑。而处于舆论中心的叶宁语,始终都只是微微笑着,直到最后才说了一句。“又不是非嫁人不可,我就待在家里,让小十靠上几年也无妨。”

叶宁语这句话听得江氏直皱眉,可她也知道,女儿要为父亲守孝,至少三年里是不能出嫁的。可三年后,女儿就满二十了。二十岁才出嫁,这也太……江氏在心里长长叹了一口气,看着女儿的目光里不禁多了几分怜悯和心酸。可下一刻,她心念一转,余光不觉看向了屏风对面。这世上,要说有谁事事为儿女考虑,那便只有父母了。虽然叶永长的离世让江氏心里难过万分,可她也不得不在这三年里尽早为女儿做些打算,最好能让她一出孝期就……江氏将心思藏在心底,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。酒过三巡,菜至五味,大家已经吃喝得差不多了,一场以谢师宴为名的家宴已接近尾声。至宴席全部结束,已是亥时。叶家的女儿都还未出阁,自然也不便让外男留宿。白承之向众人告辞,江氏忙安排人相送。“阿峥阿珺阿怀,你们兄弟三人就送送夫子吧。老身刚刚饮了些酒,不便送客,阿云代母亲相送吧。”

本页地址(https://www.xrxsb.com/html/137/137284/51769288.html)

请记住本站最新域名:【顶点小说网】 https://www.xrxsb.com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